Anniversary Highlights Current location: Anniversary Highlights

密缘十年·口述史

English version will be available soon.

【背景介绍】:

隋少龙,交大密西根学院2007级本科毕业生,交大专业机械工程,密西根大学专业航空航天工程。2011年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机械工程硕士学位,主修智能产品设计,斯坦福大学机器人大赛冠军队核心成员。曾先后在特斯拉电动车 (Tesla Motor, Inc.) 任电池工程师,苹果公司 (Apple, Inc.) 机械设计工程师,其撰写的《龙哥找工作》《北美机械工程师求职宝典》浏览量逾百万。现作为联合创始人在ROBOTERRA萝卜太辣机器人教育公司任首席运营官。
 

ROBOTERRA, Inc. (萝卜太辣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位于美国硅谷的机器人教育科技公司。公司由哥伦比亚大学、斯坦福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等校友联合创立,完整的开发了智能硬件模块在云技术下与课程模块相结合的教育方案。公司于2014年先后获得第三届中国创业创新大赛美国赛区第一名(海外四强),以及全球互联网教育创业者大会年度之星,并于2015年摘得SVIEF硅谷高创会最佳创新奖。ROBOTERRA课程引入了斯坦福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机器人教育模式和理念,对10-18岁青少年进行专业、高效且快乐的机器人相关技术和能力的培养,从而激发学生的工程素养与创造能力。 目前ROBOTERRA与多所中美知名中学合作,为国内外多家知名大学提供了一批又一批创造力超群的优质生源。

 

【0】

Iphone6发布的那个傍晚,位于美国硅谷的苹果总部里开着露天派对,人人笑语盈盈,沉醉其中。那个名叫DA3的环形建筑隔出一个天井般的小广场,广场中间种了一棵很高的树。隋少龙已经徘徊很久了。他明明身处于在那一片狂欢里,却又远远地独立于狂欢之外。他抬头看到那棵树,在建筑阴影里的那部分树干光秃秃的,而摆脱出建筑,伸向天际的那部分枝干上开着花,夕阳打在上面很美。
 

隋少龙觉得那画面于他很讽刺,之前在心中难以言喻的纠结突然用这种具象化的方式呈现在他面前。
 

“不想在巨大的阴影下狂欢。”
 

之后他便辞去了苹果年收入二十万美元的工作,开始创业。
 

 

【1】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是2009年8月23日我踏上美国土地。9月2日就开始洗盘子,每天洗六个小时。”提起隋少龙,大家都会想到他写过的著名求职圣经《龙哥找工作》和《北美机械工程师求职宝典》,而在密西根大学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冠上“打工小皇帝”的称号了。“那时候寒假大家都去底特律和芝加哥呀那里玩儿,而我就在那里默默地洗盘子。”很难想象,这位拥有斯坦福机械工程硕士学位,毕业之后在特斯拉、NVIDIA、苹果都工作过的“网红”有过这样一段经历。
 

洗盘子不仅仅带给隋少龙经济上的补助,对于他来说,这更像是一场禅修。“我在高中或者说大一大二的时候都非常浮躁、张狂,有点aggressive(激进),喜欢Show off(炫耀),无意识之间得罪很多人。后来我慢慢明白了那是因为心里很虚,人在自己弱小的时候才会虚张声势。”隋少龙通过双学位项目去了密西根大学之后,除了想要独立,他更想挑战一下自己,学会能够忍耐着长时间做一件小事。
 

隋少龙把这段洗盘子的经历当作自己脱胎换骨的过程。他在这过程中学会独立、思考和静心。他并不认为洗盘子是一件很耽误学习的事情,“在长时间的学习中,我们反而缺乏一段静下心来反思自己的时间,而这是非常必要的。”
 

“我们每天从早晨睁开眼睛就开始不断获取各种信息,不断在各种信息里寻找对比。于是我们只是着眼于人生中的许多线许多点,然而当我们从这些信息里跳脱出来、回到本质的时候会发现人是一张白纸。在这个时候就会涌现出许多新的想法,会去问为什么我会在这些线上去比,或者说我到底该怎么去做这件事。”而当隋少龙在洗盘子的时候,踏踏实实地在重复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他便能抛开原先烦躁的情绪与思路,再反观自己做的决定或是一道技术上未解的难题。此时的一切反而变得更清晰了。
 

眼前的隋少龙性情平和,做事稳健。当我们采访他的ROBOTERRA同事程成时,她曾提到她最敬佩龙哥的地方是他的执行力,开玩笑地说他“少年老成”,犹豫和踌躇的时间很少,总是果断而逻辑清晰。同样在他公司实习的密院大四学生孙淡宁也提到了他具有“极强的解决问题能力”。我曾在隋少龙公司短暂地实习过一个月。创业公司初期的繁杂事务很多,如何从这些多线程工作中抽丝剥茧,不被世俗事务所累,不被虚假繁荣所迷惑,依旧专注于自己的目标和方向等等等等……这一切都需要一颗强大的内心。

 

【2】

隋少龙在密院的时候和其他人的生活很不一样。他练太极拳玩双节棍、不打游戏、在宿舍里养老鼠,还做过一段时间校园代理卖耐克鞋。他一直在尝试于他而言全新的东西。“高中的时候参加了学生会、也做到了部长级别,所以大学就没有再参加(学生会)。”他还一直非常遗憾没能加入学校的相声协会。
 

2007年,对于刚入学的他而言,一切都是一个混沌的状态。“2+2会怎样,4+1会怎么样,不2+2不4+1又会怎么样? 我本来就是第二届的小白鼠,进来都不知道大三是怎样的,因为根本没有大三(笑)。所以我们能做成什么样,就会变成standard(标准)了。我很感谢密院初期混沌的环境,因为这样才会让我跳出这个圈子,去反思这个混沌是怎么发生的。如果四年按部就班,当踏进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条非常完整的、成熟的、规划好的路径,一眼望到了头,那是非常可怕的。”
 

如此看来,密院最奇妙的地方就是提供了不确定性。
 

说起在密院最欣赏的老师,隋少龙提到了杨艳春和吴琦老师、物理老师傅信镛以及刘西拉老师。在他们身上都存在了一种共性:坚持。杨艳春和吴琦老师在学院初期陪伴学生走过很多,08奥运、512地震、密西根学院(简称JI)课程设置等等。隋少龙说“他们俩慈祥而理性,做什么事都是发自内心地为大家好”。已经退休的物理老师傅信镛让他印象尤为深刻,“他一直想要挑战热力学第二定律(研究自然界熵增自发进行的例外情况,编者注),用了各种实验去证明,虽然面对很多不解和不赞同,但还是会依旧非常坚定地说谁支持我,谁觉得我想法非常好……一个非常执着的老人。”至于刘西拉老师,“七十多岁时全英文授课还依旧精神矍铄”。
 

这些人和事于隋少龙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影响不是通过一条条简单的channel(渠道)、可以被一条条列出来。在交流的时候,两个人的气场是会互相融合在一起的,最后达到一个综合的状态。”
 

隋少龙在密院的GPA(平均绩点)只有3.2,密大的GPA也不过3.675,并不是我们普遍认识中的“学霸”。他坦言,“真正的大学不是在大学里,而是在社会上。整个人生的后半段都在社会这所大学里。Way of learning(学习的方法)是最重要的东西。理论也好,动手实践也好,都是在训练思考方式和处理问题的能力。这些都是超越学习本身的能力。而平时所学的课程也只是训练的一个载体。”

【3】

第一次见到隋少龙的时候,是在一次形势与政策课上。年级思政老师刘燕吉老师请他回来做一个演讲。那时候他穿着带斯坦福LOGO(徽标)的冲锋衣运动鞋,简单的发型,一副活脱脱的硅谷工程师标配。那次演讲的主题是“如何做一个有意思的人”。这也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给隋少龙的定义:一个有意思的人。
 

隋少龙以前有两百多斤,大二夏季的时候意识到自己该减肥了,于是每天去操场跑十几圈,成功瘦身。跑步,像洗盘子的时候一样,重复地机械地做一件事,但这同时也让他感到平静。长时间的跑步是枯燥的,他也不听音乐,只听得见脚步踩在塑胶跑道上的声音。跑步的时候他会想很多,刚开始跑步时很痛苦,满脑子想着“咬咬牙坚持住”或者一些跑步的技巧。然而之后开始思考一些平时很烧脑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思路会变得异常清晰,不受拘束地去想。”至今,跑步依旧是他的一个习惯。
 

他说,欲望本身并无好坏。然而一切的前提是你要承认自己的欲望,知道欲望从何处来,它将要带给我什么东西、引着我去何方。这样才可以避免自己只是身处于欲望的情绪里无法自拔。佛学里有句话叫“众生畏果,菩萨畏因”。同时他也更喜欢用“六道轮回”这个概念来阐述欲望的问题。“当你内心很内疚非常悔恨的时候,你是在地狱道;当你内心平和、慈祥、极度喜悦的时候,你是在天道。尽管你的肉体是处于同一状态,但是你的情绪会把你引导到不同状态里。所以只有发现情绪背后的本质是什么,是自负、自卑、自恋,还是第三方的一个trigger(触发)?你才能真正地了解自己和控制欲望,从而理智地去处理事务。”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是他的生活脚注。
 

隋少龙也很快乐。海明威曾说过,聪明人的幸福感,是我所知道的最罕见的东西。焦虑往往是聪明的附属品。如今的隋少龙虽然每天生活有压力却不焦虑,有条理地处理着一件件事务。他梳理了对于生活的恐惧的来源,精进随缘,活得很明白。于他而言,看到ROBOTERRA的学生做出一个原创机器人时获得的成就感远远大于在Iphone6发布的那一天。

 

【结】

一个真正有趣的人,绝不依托于简单的卖萌犯二来吸引眼球。有趣的人们往往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巨大的capacity(容量),而无关技巧。这种capacity(容量)来源于一个人丰富的经历与反思。而丰富的经历并不意味着一长串的title(头衔)或者数之不尽的honor(荣誉、奖项)。隋少龙曾向光环走去,他去特斯拉去苹果,之后又从光环里走出来,去做他想做的机器人教育。他叫隋少龙而不是“那个去了苹果总部的学长”。
 

人们往往会被title(头衔)定义,需要一连串的名字来填满他们的不安。隋少龙在采访时多次提到了光环效应。人们为光环吸引,最后被光环包围,之后便会一直在“巨大的阴影里狂欢”。但离开了光环,我们又是谁?我们到底体现了什么价值?他不断追问自己这个问题,当他发现在苹果他的成长曲线并不如预期,于是便放弃二十万美元年收入、出行时的商务舱和五星级酒店。
 

如今的隋少龙很自由,颇有一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意境。他关注本质,胜过表象。回望他自07年进入密院后一路走来,他的每一步都在不断修炼自己。密院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开始,密院的初成、密院的不确定性。别人眼中的cons(弊端)变成了赋予他成长的pros(利端)。
 

在写寄语的时候他想了很久,第二天才给我答复。他在一张洁白的纸上写下简单的四个字:
 

得心自在。

 

【附】:

对隋少龙评价??
 

“真挚的内心、自始如一,他的真诚最是感染我”——ROBOTERRA合伙人周圆
 

“热情、机智、少年老成”——ROBOTERRA同事程成
 

“极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愿意关怀下一代。”——大四实习学生孙淡宁
 

“平易近人、人好、有爱心”——大二实习学生陈昕恒
 

“逗比”——群众1号
 

“逗比”——群众2号
 

“逗比”——群众3号
 

……

 

更多访谈与分享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密缘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