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chigan -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Joint Institute

Pages

  1. 【毕业季】傅旻帆:十年密院,一同成长

    三月 29, 2016 by 傅旻帆   分享:   人人网   打印

    自画像:傅旻帆  密西根学院首届本科生、2016届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博士毕业生,即将赴美国弗吉利亚理工的国家电力电子中心做访问学者。

    DSC_2884_副本

    10年前,无知懵懂的我邂逅了密西根学院;10年后,成熟坚定的我离开了密西根学院。一首《十年》道出了情爱的沧桑与岁月的味道,却道不清我在密院的痕迹。在这离别的季节,静静地说说自己的故事,为10周岁的母亲送上孩子的祝福。

    我是密西根学院首届(2006级)本科生,并在密院获得了硕士博士学位,2016年4月将赴美国弗吉利亚理工的国家电力电子中心做访问学者。在即将临别之际,细细回归十年来不同阶段的种种感受,心中不免思绪万千,今且已若干话题为引,朴实地聊一番。

    十年岁月

    我06年自福建南平考入上海交大。交大是我高中时的梦想,而选择密院是因为当时密院第一届招生,招的学生比较少,而喜欢接触新鲜事物的我希望感受新的学习氛围。十年间,经历了密院白手起家的发展历程,当时建院初期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入校伊始,接触到的是与其他学院截然不同的课程设置,面对的是全新的环境,老师、学生、教员都在摸索。那时的我带着一份对前路未知忐忑的心态度过本科四年,现在回首真有种“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的感受。

    2007.3支教2

    傅旻帆参加密西根学院首届云南支教活动(前排左五)

    选择继续读研,是因为我觉得科研需要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变成成果,我非常喜欢这种学以致用的感受。同时,担任本科生课程的助教也让我从旁观者的角度关注密院本科的教育教学。我发现这里的课程丰富多彩,行政体系全面专业,还有多姿多彩的学生活动和拥有无限活力的新人。我感受到密院学生独一无二的多样性与可塑性,这是一种无限的可能,我想这就是密西根学院的魅力所在。

    如今博士毕业,我愈发感受到社会上部分的工作其实也许不需要运用太多高深的专业知识,更多需要的是专业的态度,需要的是沟通合作的理念。而密院十年的求学生涯让我感受到,这些社会对人才能力的核心诉求恰恰和密西根学院的核心教育理念相得益彰,不谋而合。

    校园时光

    2015.6 韩国_国际会议

    傅旻帆在韩国参加国际会议

    这近十年的校园生活,我总得感觉是越活越年轻了。记得网上有一组对比照,说的就是不同学历同一人的照片对比,那组越来越年轻的就是我的写照。主要原因是我经常参与学生社团活动,以及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的缘故。刚入密院的时候,我参加了当时学院的学生会。学生会建立初期,大家一起摸索着如何把这个学生组织建好,我现在仍然能回忆起大家一起讨论时的情景。后来我见证着这个组织逐渐变得成熟,也算是和她一起成长的过程。

    大四那年课业压力比以前小了,我也渐渐养成了健身的习惯,有段时间甚至达到了每周6天,每天两小时,跑步20公里,做30组无氧训练和1000个仰卧起坐的运动量。健身让我的身体得到了良好的锻炼,我也是从那时候发现自己的白发开始减少了,我的朋友也多了起来,这样的生活状态令我感到无比舒适。我觉得一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应该把有限的时间用在做有意义的事情上。我很庆幸我拥有一段值得铭记的校园时光。

    科研之路

    硕博士阶段的生活和本科阶段完全不同,科研渐渐成为了我生活的重心。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博士阶段有4篇接收、4篇审稿或待提交的IEEE期刊,14篇国际会议论文,这一数量相当于同专业毕业平均水平的5倍左右。科研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不少的乐趣与成就感。

    团队副本

    傅旻帆在密西根学院动态系统控制研究实验室

    科研方向,这决定了你的力往哪处使。我研究的是无线电能传输,这个方向在大方向电力电子领域里非常新,也就意味着研究点很多。在网上,你可以看到太多的博士苦于没有方向,课题太成熟无法出成果,前人把好做的都做完了。现在想来,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能做一个新且热门的研究,同时跟工业界联系紧密,不愁研究太前沿没地方实践,在学术领域也较容易出成果。

    下面简单回顾下我的科研经历:

    第一阶段(2010.9-2012.3):全新的研究小方向,整个专业的大方向也非导师领域,一切得靠自已。看文章,都当圣经一般,专业知识不够,各种看不懂。因为经验问题,测试一个合适的器件长达8个月,结论毫无科研价值。写的第一篇会议被拒。和导师商量,一度想放弃该方向,只想满足硕士毕业条件,赶紧工作。

    第二阶段(2012.4-2013.3):某个子系统的方案终于被试出来了,突然感觉有很多想法,可以拼凑出一些新东西。自己手把手把搭起了系统(如下图),有了初步成果,初次体会到了科研的喜悦。这个时候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感觉自己还行,想继续做下去。

    第三阶段(2013.4-2014.10):深化了的研究,发现了更多的难点。看同行的文章,深深发现自己的不足。做了更多的基础性工作(如下图), 研究着眼小处。

    第四阶段(2014.11-2016.3):研究面彻底铺开了,对自己的领域有了全面充分的认识,对他人的文章能够很快的做出评价。开始重新阅读基础课程的书籍,首次感觉读教材是喜悦的,开始思考整个行业领域的大方向。迫切地希望去更大的平台上磨砺一番。经历了这些,我发现我是真的变了,但也知道以后的道路还很远。

    傅旻帆照片

    傅旻帆在上海交大2016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

    现在回过头来,科研这条路走下去你迟早需要调整改变自己的方向,而不是靠导师指定一个研究领域走一辈子。即使你开始在一个成熟领域,如果你真能吃透,也能触类旁通。我见过很多人只是感慨,我想做的被人做了,而别人怎么做做了些什么他往往不看下去,就急忙刹车了,这样其实非常没效率。即使你的研究点被别人做了,成果是有价值的,你也应该顺着思路走下去看看,这种自我学习不是浪费,很有利于个人对大局的把握。而这种大局把控力其实才是研究生教育的真正目的。

    我非常庆幸可以在密院做科研。学院的大环境鼓励独立科研,整个科研评价体系仿造西方,重点在科研成果上而不是一味强调项目的经费数量,这样的评价制度很好地激励了我们的科研热情。

    DSC_3216副本

    傅旻帆代表毕业生在密西根学院2016届研究生毕业典礼上发言

    转眼在密院的十年一闪而过,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密院对我的塑造对我成长路上的启迪都是我一生当中弥足珍贵的财富。离开密院之际有诸多感慨,记录此文,谨以回顾自己的十年密院学生时光,也望你有所思,望你有所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