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chigan -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Joint Institute

Pages

名师出高徒

谈到倪军,有一个人就一定要提及,他就是倪军的恩师,世界机械制造专业的泰斗,吴贤铭教授.  吴贤铭是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无数名牌大学的客座教授、名誉教授。在近三十年的学术生涯中,他培养了一百二十四名博士,这应该是一个世界记录吧。他的学生中很多都已经是名牌大学的教授了,象在加州柏克利、普渡、威斯康星、密西根大学等等,他们有的已经是美国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在中国机械制造学术界,吴贤铭几乎是无人不晓的人物。在几乎所有的名牌大学里,都有吴贤铭的学生或在他手下做过研究的访问学者,象两任哈工大校长杨士勤,华中理工前任校长杨树子院士均在吴贤铭的实验室做过访问学者。

吴贤铭是匹千里马,也是位伯乐。他很会发挥每个人的长处。他象一位父亲一样关心着他的学生,但他更是一位严师,近乎苛刻地要求着学生。有人恨过他,但毕业之后,却对他充满无尽的感激。倪军就是在这样的恩师培养下成长起来的。八九年初,倪军即将做完两年的博士后,准备回国。这时交大前党委书记邓旭初到密大来访问。邓旭初跟吴贤铭的私交甚好。吴贤铭向邓旭初吐露心底,他希望交大能让倪军留下来。吴贤铭感叹自己已经是六十五岁的老人了,再做几年就要退休了,他希望他最得意的门生能接班。 邓旭初,这位中国高等教育改革先驱,敏锐地看到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倪军留在美国的名牌大学,能随时将世界最前沿的技术介绍给国内,这比他回国工作的作用更大。交大想派人出来这样做都没有机会。邓旭初从大局从长远考虑,果断建议倪军留下。这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是很难得的。倪军就留下来了,担任这个研究中心的AISSTANT RESEARCH SCIENTIST。

九二年,由于医疗事故,吴贤铭这位一代机械工程大师象一颗流星划破天空,与世长辞了。吴贤铭的突然离开给密西根大学工程学院蒙上了一层阴影。当时的机械制造研究中心每年的经费已经有一百多万美元,还有几十名学生。机械系里不少教授都盯着这块肥肉,希望把这些钱和学生分给他们。外面不少名牌大学的教授也毛遂自荐,想来接管这个研究中心。而吴贤铭的弟子中也有好多人与工程学院院长联系,想来继承恩师的事业。这几年,吴贤铭一直有心逐渐把中心交给倪军管理。系主任心里也明白。系主任找倪军长谈,问他有没有把握把这个中心办好。倪军充满信心地表示能干好。系主任欣赏倪军的自信,而倪军在密大五年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系主任决定直接聘请倪军为副教授,但告诉倪军现在不给他TENURE。系主任语重心长地告诉倪军,学院完全可以给他TENURE,但是如果一下子把副教授和TENURE都给了他,别人会说他不是合格的,只是吴贤铭的不幸去世给了他一个很好的机会。系主任特意给倪军一段时间,要他在世人面前去证实自己,用自己的能力去拿TENURE,这样别人会尊重他。倪军感激恩师的栽培,他要让老师的名字永远留在密西根的大地上。他向学校提议把中心名字改为“吴贤铭制造研究中心”。在美国大学里,通常只有有钱人向学校捐款几千万美元,学校才会以他的名字来命名某个中心或某一栋大楼。而吴贤铭完全是以他在学术上的成就而得到命名。吴贤铭的去世给中心带来危机。但危机却给倪军创造了机会,他开始大展鸿图。那时他才三十一岁,真可谓英雄出少年。在有的地方,一个中心的支柱突然死亡,可能就意味着中心的解散。在普渡大学的一个国家工程控制研究中心就发生过这样的事。当时中心主任是个知名的中国学者,在一次报告中,突然心肌梗塞而死亡。从此,那个中心就跨了。

倪军象一个大哥哥一样凝聚着周围的人。如果说吴贤铭创下了这个中心,那么倪军不仅守住了,而且把中心不断做大做强。中心有五名教授或研究员,三十多个研究生,二三十个博士后和访问学者等等,总共有七十多人。每年的研究经费发展到三四百万美元。在机械制造领域来说,这个中心是美国研究中心中最大的。我们常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两个中国在一起就是一条虫。这个中心的教授大多数是中国人。但在倪军的领导下,却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团队。 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倪军这只雄鹰,正准备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