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versity of Michigan - Shanghai Jiao Tong University Joint Institute

Pages

  1. 学者笔谈 | 赵兴岩:人生没有弯路,都是必经之路

    十二月 26, 2019 by 交大密西根学院对外交流与宣传办公室综合整理   分享:   人人网   打印

    2019年,对于密西根学院博士后赵兴岩来说注定是里程碑的一年,她先后拿到了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以及博士后科学基金面上项目,而对于一个直博第四年还没发过论文的她来说,又是怎么突飞猛进,取得如此丰硕的科研成果的?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她的科研之路。

    872084014842482cf687c47522c134e

    人物白描:赵兴岩,2012年本科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2018年博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目前在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赵兴岩的研究方向为硅基通讯波段光电子元器件(探测器、放大器等)以及完全集成的全硅基光电子芯片。

     

    生命在于折腾

    我本科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机械专业,2012年9月保送直博进入上海交通大学密西根学院后,我做了一个比较冒险的决定,从原来的机械专业换到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并成为但亚平导师课题组的开门大弟子,从事硅纳米线光电子器件的研究。机械与电子两个专业之间的巨大跨度,密院全英文的教学科研环境、刚刚起步尚在建设中的实验室,使得我在直博初期面临极大的挑战与压力。感谢导师的鼓励与耐心指导,使我在新的专业领域慢慢步入正轨,凭借着坚忍不拔的毅力和艰苦奋斗的精神,最终取得了较为不错的学术成果,成为了一个 “光机电一体化复合型人才”。

    rpt赵兴岩在实验室

    读博阶段的我总感觉自己的研究方向与实际的应用有很大的距离,不知道自己的研究究竟对社会的意义有多大。在博士毕业后,怀着对工业界的好奇与憧憬,我进入一家半导体企业从事研发工作,希望能够学有所用,报效社会。但是后来发现与想象中不太一样。自己的性格还是喜欢安静做学术,不喜欢每天被各种会议占据了时间,更喜欢做一些有创新性有挑战性的东西,每天做一些重复性的工作让我觉得很枯燥无聊,生活一度又陷入了迷茫和绝望。当时很多人都建议我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跳槽影响不好。但是最终我还是遵循自己内心的感受,果断辞职继续回到学校做博士后,从事全硅基光电子芯片的研究。

    从机械到电子,从学校到企业再回到学校,这个过程中我看似走了很多弯路,比别人慢了几步,但经历过后回过头看,这些“弯路”其实都是财富,正是这些不断的尝试与折腾,成就了今天的我,使我更加的成熟与从容。其实人生没有弯路,都是必经之路。也许有些正在读博的学弟学妹们会面临换方向或者就业的困惑,希望你们能够放宽心不要过分的纠结与担心,想要做的事情就大胆去尝试,年轻还有试错的资本,体验过了才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直博第四年还没有论文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之前看到知乎上有一个热点话题“PhD第三年还没有发paper是怎样一种体验“。看到这个问题我呵呵一笑,第三年没有paper算什么,这里有个第五年才发表第一篇论文的人。读博前两年主要是在打基础,除了应付繁忙的课程,还要搭建实验平台,探索研究方向,所以没有论文也还说得过去。转眼到了第四年,周围已经有同学可以毕业了,而我自己仍然两手空空,心里真的是非常地慌,好几次因为实验不顺利忍不住哭起来。有时也想过放弃,想做逃兵,可我总觉得既然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年了,现在放弃心有不甘,所以哭完了还得继续奋斗。有时做实验要连续好几个通宵,庆幸这个过程中一直有导师的鼓励与指导,还有亲朋好友的关心与支持,终于没有辜负那么多的通宵实验,在第五年快结束的时候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论文,此后几篇论文都发表的比较顺利,影响因子也不错。其中跟导师但亚平合作的那个光电导器件本质上无增益的研究,发现了一个存在了50多年的半导体光电导增益理论的缺陷,并给与了正确的修正公式,有望改写半导体物理经典教材。

    f767de942f5ed42e8ea5c02833e2b2b赵兴岩在美国MRS国际会议上展示论文海报

    我们身边不乏有很多读博第一年就发论文、论文拿到手软的大神,但是我相信也会有些人如同我一样,因为各种主客观的因素,发论文的经历并不是那么的顺利,但是请不要过度沮丧与绝望,相信自己并坚持努力,论文终究会有的。从前带我的那个博后曾经安慰我说,不要跟别人比谁跑的更快,而要看谁走的更远。每个人的研究方向不同,出成果有快有慢。研究成果与时间并不是线性的,要经过前面很长一段时间的积累,才能厚积薄发,就像竹子定律。竹子用了4年的时间,仅仅长了3cm。从第五年开始,以每天30cm的速度疯狂地生长,仅仅用了六周的时间,就长到了15米。其实,在前面的四年,竹子将根在土壤里延伸了数百平米。读博的过程就像生长的竹子,一开始卯足了劲,但是由于前面的大部分阶段都在打基,所以成效并不那么明显,有些人在第3年,甚至第4年的时候选择了放弃。就像马云说的:“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在这方面,读博跟做企业有点相同的地方,拼到最后,拼的不是运气和聪明,而是坚持和毅力。

     

    守得云开见月明

    201904221赵兴岩入选基金项目中“全硅基光电子芯片”示意图

    作为博后已经有一年了,这一年内取得了较为不错的收获,一年内分别获得了2019年博士后创新人才支持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基金以及博士后基金,连自己也感到很意外。但是有人问我申请基金的窍门,我倒一时说不上来,想了想似乎也没有什么诀窍。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积极主动的去尝试申请,我的博后朋友们有些人并没有去申请。申请基金这种有利无害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当然要感谢导师,一直很鼓励支持我们去申请这些基金。在申请青年基金的时候,导师说我们组之前的博后都申请到了青年基金,希望这个传统不要在我这里打破。所以我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当然有些人并不是一次就能够命中的,一次不中就再申一次,目标还是要有的,万一中了呢?

    当然基金的命中离不开好的选题,前期的研究基础也相当重要,感谢我的同事们提供了很好的研究基础。申请基金时,项目的创新点要突出。我个人还是很享受申基金的过程的。写基金申请书的过程,也是一个梳理研究思路和方案的过程,可以帮助自己发现目前存在的问题并及时改进,同时使自己更加了解该领域的相关前沿研究。

    但亚平与自己的科研团队赵兴岩与导师但亚平(第一排左二)及实验室团队成员们在一起

    我也要感谢国家和学院的支持;自己也要继续加油,好好科研,不负国家重托,顺利完成项目,在全硅基光电子芯片领域争取取得重大突破。